回家的路

2020-11-10 10:48:29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文/汪新汉
  
  走过的路很多,唯有回家这条路,最令我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山路弯弯,流水潺潺,悬崖峭壁,直刺云天。这是上世纪80年代,我乘车翻越秦岭的印记。
  
  1982年10月,我从商洛山区参军来到关中平原。八百里秦川一眼望不到边际,就像一幅油画展现在我的面前。这,就是我时常听老人们所讲的“山外”。乘车奔跑在宽敞的柏油马路上,视野开阔,别提心里有多敞亮。
  
  转眼,当兵三年,有了探家的机会。部队只给来回两天路程,可实际上是需要四天时间,在古城西安转车一天,因我所乘的只是过路车,每天仅有两趟,需要早早起来去排队,错过还要再等一天。我最愁的是冬天,翻越秦岭的山路结着冰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坠落悬崖。我上军校后的第一个寒假,为了挤上班车,左手大拇指被车门夹伤,一路上翻山越岭七八个小时,我右手攥着流血的大拇指,熬到西安才跑到诊所打针包扎。训练中,受伤拇指盖又被枪械撞飞了,那几天,疼的我直冒虚汗。
  
  从西安到商洛老家,一路上要翻越秦岭、麻街岭、岔子岭、殿岭四座山。冬天有雪,班车也会随时停运;夏天易发生山体滑坡,阻断过往车辆。有年春节前,我乘车到蓝田峪口,路上雪厚,前面的货车车轮上带着防滑链依旧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堵塞,宛若长龙似的车队,一排就是几公里。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一千多年前,也是冬月,韩愈被贬为潮州刺史,途经蓝田时对翻越秦岭的艰辛进行了形象和客观的描述。他是存有忠谏被撵出长安的不乐,而我是怀有近乡情更切的急迫。
  
  90年代,翻越秦岭又重新修了一条等级公路,路宽了,路中间又添了车辆分道线,麻街岭也贯通了隧道,车速提高了,西安到商洛比往常快了一个多小时,路上也不用停车休息吃午饭,只是车辆经过的地方人烟稀少,山体少了陡峭狰狞的悬崖,却多了看似随时滑落的石头,坐在车上,还真有些提心吊胆,唯恐石头从山坡上掉下来,砸中乘坐的客车。
  
  进入21世纪,陕西境内先后修通了高速、高铁,商洛也被并入了沪陕高速和福银高速公路网络,福银高速从老家黑山经过。以前要翻山越岭,现今只需从山的腹部直穿而过,上高架桥,钻隧道,感觉像腾云驾雾。曾经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回家,而今自驾仅仅四个多小时。一天一个来回都不觉的累。清晨出发,午饭可以吃上老家的炒洋芋,喝香甜的小豆糊汤,赶天黑前回宝鸡遛狗。
  
  有了高速,老家不在遥远。老家的人也在不把关中唤作“山外”了。昔日,曾厌恶的几座山岭,如今,乘坐快客或开车上路,细心欣赏,沿途皆是美景:春天,百花盛开;夏天,满目翠绿;秋天,遍山红枫;冬天,白雪皑皑。
  
  一年四季,走在这条路上,感觉就像在画中徜徉。
 
编辑:佳佳

CopyRight 2008---2020 @ 陕西阳光网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服务编号:61120190002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06007924-2号    网站地图
地址 : 西安市曲江新区登高路1388号陕西新华出版传媒产业大厦A座11层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菲格律师事务所 杨韬 13109502054   陕西志功律师事务所  白山虎 13319218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