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美图 > 正文

诗书画“三位一体”是文人画最基本的审美特征

2022-04-12 12:31:16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远村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要想讲透某一面,或者某一点,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天老远要斗胆讲一讲诗书画“三位一体”的文化审美与传承。这是因为,老远首先是一位诗人,其次还是一位书法家,一位画家。长期沉潜其中,自然是有许多切身的感悟和体会,可以在这个场合说出来,与大家分享。
  
  首先,老远要简单概括一下诗书画三者的关系,在我们的传统的审美体系中,诗为道,书为器,画为技。古人还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工于事者谓之技。无独有偶,在西方美学体系中,诗为精神层面,书为物质层面,画为表现层面。可见,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对诗书画的审美判断都是一致的,是殊途同归的。
  
  其次,老远要在这里,给大家梳理一下诗书画各自的特点。
  
  先说诗吧。诗,乃寺之言,寺为何物,寺是“神”住的地方。可以寺之言,也可言之寺。不论从左看,还是从右看,我们大体可以从古人造字中获得这样的信息,即诗是与“神”有关的。不管是说出“神”的旨意,还是被“神”说出,都说明诗与“神”同在。你看看,诗歌对人类有多么重要。在文字没有出现的洪荒时代,诗歌是存在的。它存在于“神”的启示,或者祭祀的高地。只不过,因为没有文字,它是以歌唱的形式存在的。更因为没有文字,其唱词是无法记录下来的。当然,在日常生活中,诗是被实用化的歌,它是人类与“神”交流,与大自然交流,与人类自己交流的重要方式。上古时期的歌者,是以歌唱来传达部落酋长的意志,族人之间也是以歌唱的方式相互召唤游戏。同时,与歌者不同,因为要驱魔、祭祀、消灾,将“神”与人的世界打通,又出现了巫。而巫的出现,大大地提升了诗的时间与空间。所以,在《诗经》里,我们依稀可以看见,《楚辞》里更为明显。《诗经》里的风雅颂,风乃民调,雅为士歌,颂为神曲。屈原的《天问》《九歌》都是在“神”与人之间上下求索的美好诗篇。
  
  再说书吧。
  
  书法与文字有关。文字的书写规律即是书法。世界上所有的文字都是从图画开始的,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象形符号。人类曾经有过辉煌的四大文明古国,都曾出现过这样的文字,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其他国家的文字失传了。唯独中国的象形文字一直没有断掉。几千年来,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文字形态。所以,书法也就有了一个绝对坚实的基础。尽管不同时期,出现不同的书体,但字的原意、架构、审美没有改变。
  
  我们的象形文字,有着丰富的内涵和所指,书写形态也有多种可能性,尤其是草书的出现,让书写脱离审美常识与公众视野,而直接进入到个人的意志和情怀表达。草书是一种自由的书写,一百个书法家,就会有一百种写法,一切由书法家的心境与爱好来定。
  
  画的出现,比书法还要早。
  
  人类最早开始意识到要将记忆保持住,不光是留在大脑里,还要在石头和树木上刻下多种能够识别的图案,以便于记忆。为了让大家都能看明白,自然会把与人亲近的各种家畜、气象、物事、情景刻在石头上或者树木上,从现在保留下来的岩画,可见一斑。后来,人类创造了文字,抽象的字符才代替了形象的图案,也因为有了文字,书法才开始出现,它的出现,使图画失去实用功能,开始有了更为精细的表现,且渐渐形成一种相对独立的艺术形态。所以,书法入画,一直是中国画的审美正统,也是文人画的线条审美的基本要求,至于泼彩与烘染,则是西画的块面审美进来之后才出现的。
  
  画在当代,更加工艺化与形式化。审美贫乏,意义缺失,注重似与不似的表现,而少了对生命本源的探究与宣泄。
  
  说完了诗书画各自的特点和来龙去脉,老远就可以说说诗书画“三位一体”的文化审美是个啥样子。
  
  诗是由文字写出来的,而文字又是由最早的画抽象而来的,书法和绘画的最高境界都是诗。所以,书法和绘画的审美,也是诗性的,是动态的,意趣的,也是不确定的。既然诗书画“三位一体”的审美生成是这样的,那么,我可以断言,真正建立起这样审美体系的时代,应该是在人文画出现的唐朝,诗书画都得到了空前的发展,诗是我们诗歌史上的一座高峰,画呢,也进入了一个比较成熟的阶段,书法更是超过了前人。唐楷作为一种相对成熟的书体,一直沿用至今,我们目前广泛用于社会交流的楷体,是通过宋人刻印之后广泛流传的通用字体,也是现代汉字规范的基础。除此之外,唐朝的草书也成就极高。张旭、怀素的草书,即使到了今天,都无人能超越。
  
  更为重要的是集诗书画为一体的大诗人王维,也出生在唐朝。他提出了一个将三者融为一体的艺术概念,他主张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到了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比较系统地提出了文人画的概念,他将诗书画三者的关系概括为“诗不能尽,溢而为书,变而为画”,通俗的领会就是当诗歌不能尽兴表达时,我们就通过酣畅淋漓的书写来表达,老远发现古代许多诗人都是书法家和画家。苏东坡还说“书乃诗之余”。他的这些观点,被宋人广泛认同,到了元明清,达到了巅峰。石涛、八大山人,徐渭、乃至近现代的黄宾虹等人,都是文人画的重要代表人物,诗书画的高度统一,让这些人成为我们仰止的高山,同时,也把我们的传统文化审美张扬到了极致。为什么这么说呢?上世纪初兴起的新文化运动,西方写实主义绘画的审美和实用主义的艺术观,使中国画写意的传统被知识分子弃如敝屣,加之西方美术教育的引进,更让国画写意精神遭到质疑与冷落。更为致命的是历经一个动荡不安的时代,传统的文人画,几乎失去了生存的语境。尤其是文化革新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我们的精神所懒于栖息的文人传统形同虚设,今天的知识分子与古代的文人概念相去甚远,所以,老远今天才有话要说,守住我的精神家园非常重要,刻不容缓。好在,我们已经开始重振我们的文化传统,提出了要树立我们的文化自信,讲好我们的故事。这就是老远今天,为什么要颇费口舌,跟大家讲诗书画“三位一体”的文化审美这个问题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不妥之处,还望大家不吝赐教。谢谢大家。
  
 
  远村简介
  
  远村,原名鲍世军,生于1962年,陕西延川人,诗人,书画家,资深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作家书画院副院长,西安财经大学文学院研究员。历任陕西省作协《延河》诗歌编辑,陕西省政协《各界》杂志总编,《陕西政协》杂志总编,《各界导报》副总编。1993年被评为全国十佳诗人,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曾获上海《文学报》诗歌一等奖(1991),陕西省首届青年文艺创作奖(1993),双五文学奖(2001),第二届柳青文学奖(2010),中国诗歌春晚金凤凰诗歌奖(2016)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诗歌节金驼奖(2020)等多项奖励。出版《浮土与苍生》《方位》《远村诗选》等6部诗集,《错误的房子》等2部散文集,《远村的诗书画》《向上的颂歌》《诗书画》等5部诗书画集。
 
  
  编辑:媛媛

CopyRight 2008---2020 @ 陕西阳光网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服务编号:61120190002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06007924号-2    陕公网安备:61010302000086号
地址 : 西安市曲江新区登高路1388号陕西新华出版传媒产业大厦A座11层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菲格律师事务所 杨韬 13109502054   陕西志功律师事务所  白山虎 13319218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