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父亲#肩头将台下风景尽收眼底,却不知自己也是别人眼中一道风景

2020-05-22 00:07:29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肩头将台下风景尽收眼底 却不知自己也是别人眼中一道风景

  写起父亲,我迟迟没有动笔,稚嫩的笔似乎描绘不出父爱的深厚与沉重。
  
  虽说我更亲近母亲,但谈起父亲,记忆好像格外清晰。
  
  印象中,小时候看表演时常坐在父亲肩头,将台上的风景尽收眼底,殊不知,当时的自己也是别人眼中的一道靓丽风景。父亲在烹饪方面是一把好手,厨房中总是他的身影多些。有个会做饭的父亲是幸福的,制作家常便饭的才艺,也造就了总是瘦不下去的我。
  
  长大后,印象淡了些。不知为什么,我与父亲变得生分了许多。
  
  我开始觉得他古板、迂腐,不由自主地逃避与他交流,不愿再分享学校中发生的趣事。印象里仅有的几次对话,都是以吵架结尾。对传统父亲的刻板印象似乎更加重了我与父亲之间的隔阂。我无可奈何地看着那座心墙不断筑起,却又无法做出改变。
  
  记不清是哪一天了,我卸下书包,坐在车后座靠右,一路沉默无声。偶然间,一个转弯,我才看到,年近不惑的父亲两鬓已染上白色。傍晚时,在镜子前突然发现一道染发剂的黑色痕迹,似乎父亲极力想掩盖。那时,心突然就乱了,难以名状的感受浮上心头。我才意识到时间正从父亲的双鬓间匆匆流过,他似乎老了,老得快了些。我一言不发地擦去了遗留下的那道印记,只是那天晚上,我独自在房间里想了很久。
  
  龙应台在《目送》中写道:“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自从我出生以来,就分掉了父母一半的生命。我一岁一岁的长大,也消磨了父母剩余的年岁。我在慢慢长大,你却在慢慢老去。
  
  我曾厌烦父亲的严肃与沉默寡言,却忘了他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为我遮风挡雨。
  
  我曾责怪父亲偶尔的加班晚归,却忘了他手机上定的几个闹钟都是为了按时起床送我上学。
  
  我曾反感父亲在工作上委屈于人情世故,却忘了他也是为了撑起这个家,撑起孩子的未来。
  
  这座山太沉了,沉得压弯了曾经那个意气风发少年的脊梁。
  
  细细想来,这是父爱的理性,更是父爱的深沉;回头望去,成长经历中,早已处处都留下了父亲的身影。
  
  时光易老,父亲,谢谢你陪我慢慢长大。
  
  本文作者系西安高新一中初中校区2021届创新一班学生孙宁悦
  
  指导老师:赵文艺
 
编辑:薛瑜

CopyRight 2008---2020 @ 陕西阳光网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服务编号:61120190002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06007924-2号    网站地图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菲格律师事务所 杨韬 13109502054   陕西志功律师事务所  白山虎 13319218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