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的故事#|雪落无声

2021-01-15 14:57:10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文/胡广欣 西安高新第一中学九年级C3班
  
  数九寒天的冬日呵气成霜,彤云密布下的小山村天黑得格外早,偶尔一两声犬吠也被冷瑟瑟的夜幕裹挟着浸微浸消。
  
  举目望天,暗夜的黑像极了农户家中被柴火熏得黢黑的锅底,若不是院坝里点亮的灯,这黑暗也是有几分恐惧。
  
  橘色的灯光下,冰霰窸窸窣窣地弹在柴垛上,弹在石碾上,弹在车把手上,掸去物件儿上的浮尘,又被风吹着去和门口的大红灯笼嘘寒问暖。空气中弥散着雪的甜凉。
  
  
  “快到堂屋里烤火,外面冷!”姨姥姥操着蹩脚的普通话招呼我进屋。姨姥姥将灶膛里烧红的炭火架在火盆上,瞬时,炭火噼噼啪啪地迸散着火星,映红了堂屋的白墙。“姨姥姥,这雪会下大吗?”“会哩,这架势后半夜估计就坐下了。”听着姨姥姥的回答,我的眼里溢满了期盼的光。
  
  大人们围着炭盆烤火唠家常,烤红薯的香味盈满屋子。我捧着一个热乎乎的烤红薯,倚在门口,欲迎接那心中的一片素白。
  
  山村的夜晚万籁俱寂,白墙黑瓦的屋舍在雪天夜色的笼罩下,褪去了白昼的生机,整个村落都沉浸在无边的静寂中。一片雪花落在鼻梁上,雪,已悄然来到。
  
  抬起头,雪花从夜幕中倾泻而下,晶莹明澈,围着红灯笼飘舞。我急忙伸出手去迎接,雪花似杨絮轻柔,如梨花娇嫩,我刚想去抚触这些精灵,雪花却瞬间化作一颗剔透的水滴。
  
  细密的雪花逐渐变成了雪片,如羽毛般一团团一簇簇翻滚着从天而降。不多时,柴垛、石碾、瓦楞上都盖上了松软暄和的棉被。夜色越来越深沉,夜空越来越深邃,纷纷扬扬的雪片下,已看不清远处山梁的轮廓。
  
  雪夜的宁静沁人肺腑,清寒中幽幽梅香来袭。心中不胜欣喜,借着庭院的灯光,我找寻到那株种在厨房旁边的红梅。积雪沿着她的枝丫铺展开,嫣红的花瓣在白雪的映衬下愈发明艳,我用鼻尖抵着花蕾,肆意享受这雪夜的甜凉与幽香。
  
  
  一年有四季,为何我独爱这寒峭冷峻的冬日?
  
  春有繁花似锦,夏有热烈奔放,秋有硕果累累,冬有什么呢?在这个静谧的雪夜里,我逐渐悟出了她的真谛。
  
  冬季是包容的季节,雪用她的宽厚与善良,包裹下所有的凋敝与贫瘠。她纯洁无瑕,她用冰霰掸去世间杂尘;她上善若水,万物经历了春夏秋的跌宕起伏,无论美与丑,无论黑与白,她皆用宽厚接纳,用善良包容。在她的包容下,黑转为白,孱弱转为丰盈;她宁静致远,繁华与落寞、快意与哀愁皆为过往,回归素简与纯白,下一季,才能笃定前行。
  
  清浅的疏影映在院墙上,凌寒开放的梅花在雪夜中轻轻摇曳。
  
  山村冬夜,雪落无声却留痕。
  
  (图片来源于网络)
 
编辑:佳佳

CopyRight 2008---2020 @ 陕西阳光网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服务编号:61120190002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06007924-2号    网站地图
地址 : 西安市曲江新区登高路1388号陕西新华出版传媒产业大厦A座11层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菲格律师事务所 杨韬 13109502054   陕西志功律师事务所  白山虎 13319218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