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原创 > >正文

回不去的童年

2020-09-16 21:03:17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文/宋亚萍


宋亚萍   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党委委员   陕西人民出版社总编辑
 
  我写这篇小文章是为了我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是想让他们和我一起回忆那过去的时光。
  
  我们三个一直都很要好,即使后来各自生活在不同地方,过着不同的生活,我们也没有中断联系。现在有了微信,我们就建了个三人群,有事儿没事儿都要在群里聚聚。不过他俩更活跃些。
  
  跟他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更真实,更纯净,也更坦然。我常常觉得有很多话想跟他们说,但真到了一起,就只是由着性子傻乐了!
  
  我们的童年可以说是无忧无虑。虽然物质贫乏,吃用简单,但不至于饿着,过年也不至于没有新衣服穿。最重要的是没有那么多作业的压力,每个孩子的个性可以在玩耍中得以释放。

  我们一起长大的地方是一家工厂。在我们这些孩子的眼里,厂子好大,可以供我们在里面尽情地玩耍。
  
  厂子四周的围墙也为我们筑起了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小天地,我们经常趴在围墙上向四周的麦田张望,也和外面的孩子打嘴仗。那时的天空无比辽阔,能一直延展到远方天地交汇处。看着夕阳掉到地平线下,天空便成了瑰丽的梦境。
  
  厂里到处都长着野草,那可是孩子们的天堂,几乎天天在草丛中嬉闹。春意萌动时,地缝里刚冒出的嫩草,树枝上才发出的新芽,就能搅动孩子的心。就是在那时我们知道了许多野草的名字,比如蒲公英,我们叫它牛奶草,因为掰断它的花茎会有乳白色的汁液渗出;一种长着细细长长枝叶的草,我们叫它辫子草,因为我们女孩子会拿它编辫子;还有一种叫棒槌草,那草结的果子像个小棒槌,可以吃。最受孩子们欢迎的是野葡萄,草丛里这种野葡萄特别多,它结着像豌豆粒儿大小的果子,一爪一爪的,一到成熟季节就变成黑紫色,吃到嘴里酸酸甜甜的。每个孩子都吃得满嘴发黑,回到家里,总要被大人训斥,但却从不悔改,照吃不误。
 
  那时的孩子放学后没有什么作业,就是尽情地玩。傍晚是最美好的时候,风儿爽爽的,空气甜甜的。孩子们在一起玩游戏,捉迷藏、玩攻城、跳房子、丢手绢,总是追啊跑啊的,直到月亮爬上来挂在天上,我们才跟着月亮走走停停地回家去。
  
  我们的家住在一排平房里,大约有十来户人家。房子前面是一排杨树,但排前面的是一棵高大的老槐树。等到四月里槐花开了,我们就会爬到树上够槐花。我很会爬树,两只手抱着粗大的树干,两条腿盘着,用不了几下就能爬上去了。常常是我在树上够槐花,弟弟在树下捡槐花。大人们走过,也只是淡淡地看看,很平常的样子,也不制止。  
 
  夏天到了,我们会拉张凉席躺在树下看云在天上游走变幻。晚上则躺在席子上数星星。那时的天空悠远深邃,没有污染,星星都是透亮透亮的。父亲指着天上的星星给我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给我们看北斗七星。
  
  那时,望着满天的星星,常使我迷迷糊糊地乱想。一会儿觉得这几颗星星能玩抓子游戏,一会儿觉得那几颗能组成一个奇妙图案,一会儿又觉得它们变幻成另一种样子,恍恍惚惚地好像自己能跟星星在一起玩!
  
  厂里有个炼钢车间,车间门口有几个高大的铁堆,里面有许多似乎是从居民家里收来的各种铁器,大部分我们都不认识,但孩子们能从铁堆里找出各种好玩的东西,铁堆里有许多马镫,我就是在铁堆里才认识马镫的。
  
  后来我们家搬到另一幢平房里,房前种了一排绒线花树。每年夏天,都会开出一树一树淡粉色的绒线花,绒线花毛茸茸的,像轻柔的羽毛。我们用绒线花泡水喝,淡淡的清香中泛着一点苦味 。我们是很久以后才知道它叫合欢树的。太阳出来时,合欢树的树叶慢慢地张开,暮色降临时,它们又轻轻地合拢,在晚霞的映照下,合欢树像一个个硕大的花伞,格外绚丽。
  
  那时我们都很调皮,常常爬到合欢树上玩。合欢树树干不高,枝杈很多,我们骑在树上大声聊天,经常搅扰了大人们的午休,就有阿姨跑出来吼我们,我们就往高处爬,嘻嘻哈哈地看大人生气。
  
  最惹大人生气的是我们中午在院子滚铁环,铁钩摩擦铁环的声音刺刺啦啦,搅得整个院子不得安宁。当然跳皮筋才是我们女孩子的最爱。皮筋上下翻飞,前拧后勾,一个人跳,两个人跳,我们能跳出许多花样,再配上歌谣,连唱带跳,那种快乐真是无与伦比。
  
  但快乐总是短暂的。随着世道变迁,人事变换,有的孩子随着父母去了不同的地方,快乐也似乎散落了,童年也随着远去了。
  
  工厂大院承载了我们许多美好的记忆。年纪越大越想回忆遥远的过去。有一年,我们相约再回去看看,便开了车去。但车开出去好远,怎么还没有看见过去那很大的厂门呢?想了想,便疑心是不是走过了。掉过车头再慢慢地往回走,才在路边看见了我们曾经熟悉的大门。只是那大门并不大,和我们心目中的那个大大的门相比,它简直不起眼。
  
  我们去的那一年,许多车间还在,厂子后面的那一排排平房还在,那棵老槐树也还在。这让我们倍感亲切,似乎有一股沉醉的气息在我们心中弥漫。只是我家住过的,那排有着一排合欢树的房子被拆了,那院子过去的样子已经完全没有了,合欢树也不见了踪影,院子盖起了一栋栋楼房,成了居民小区。
  
  再后来,听说工厂也被什么人买走了,工厂已不再是工厂了,而是进行了大规模的开发,那地方已经完全成了新的样貌。童年被埋在了新的时空之下。
  
  再也回不去了!往事像云烟一样逝去,我们想追踪它的也越来越困难了。物也不是了,人更不是了,我们也都随着时间走得越来越远了。童年变成了一串串用回忆串起的珍珠,也许仍然会发出幽幽的光。
  
  但是,再也回不去了!
编辑:徐瑞霞

CopyRight 2008---2020 @ 陕西阳光网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服务编号:61120190002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06007924-2号    网站地图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菲格律师事务所 杨韬 13109502054   陕西志功律师事务所  白山虎 13319218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