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干部“一肩挑”,挑起了什么?

2020-03-26 09:39:27   来源:陕西网   

  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既是加强党对农村工作全面领导的需要,也是实现乡村快速发展的需要。
  
  2019年12月28日,榆林市榆阳区317个行政村全部实现村“两委”主要负责人“一肩挑”。
  
  一人挑起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村级股份经济合作社的理事长三项职务后,会不会出现“孤雁领飞”“弱雁领飞”现象?“一肩挑”的村干部如何负重前行?如何避免“一肩挑”成为“一言堂”?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在榆阳区进行多日采访,党员干部普遍认为,“一肩挑”可以避免村务、党务工作“两张皮”现象,有效提升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力,为乡村振兴发展按下加速键。
  
  “一肩挑”,剔除了“政商混搭”村干部
  
  鱼河镇新建村原任党支部书记虽然能力不错,但在西安有自己的公司,村务、商务两头兼顾,难免出现“两头误事”的情况。
  
  “一肩挑”工作启动后,镇领导给他做思想工作,让其舍弃一头、专心一事。最终,他主动辞去了村党支部书记职务,由村主任“一肩挑”。
  
  前些年,为了加强村干部的能力素质,一批外出经商、创业的村民返乡就任村干部。这些干部中,村务、商务两头兼顾的不是个例。
  
  “‘一肩挑’后,村里负责人必须把全部心思和精力用在村务、党务上,过去‘政商混搭’的干法将行不通。”鱼河峁镇柏盖梁村党支部书记高治宏说。
  
  高治宏就是一位返乡任职的能人。2004年,他在榆林开起了自己的建筑公司,生意风生水起。
  
  4年前,乡亲们动员他回来任柏盖梁村支书。走在人生的岔路口,面临两个选择:留在城里发家致富,还是回村带动大家致富?
  
  “人这一辈子的价值不是挣多少钱,而是要有好的事业和口碑。”高治宏注销了公司,回到家乡。
  
  “以前的柏盖梁都是荒山荒沟、烂窑洞,很少能看到年轻人。赶上下雨的时候,婆姨和娃娃们都出不了家门。”高治宏决心从头干起。
  
  没有挂靠任何项目,他与村民一起自筹资金,用4台挖掘机,20多台车把土地推平,拉来70万方黄土,覆盖在荒废的沙地上。土地肥壮了,房屋新建好,一批漂泊在外的年轻人陆续回到村里发展。
  
  2019年,村里形成了以湖羊、黑毛猪、高粱套种柴胡和旅游业为主的四大产业,村民的日子一天好过一天。
  
  村民富了,高治宏把更多精力用在壮大村集体经济上。
  
  依靠着大家对他能力、为人的信任,高治宏被选为镇级经济合作总社的理事长,要带动全镇25个股份经济合作组织、681户贫困户共同富起来。
  
   
村民在为刚播种的蔬菜覆膜  李紫恒 摄
  
  “现在,我一天不在村上,心里就不踏实,只有我天天在村,才能把村上的事情搞好。”高治宏说,“一肩挑”后,自己的工作压力和紧迫感更加强烈了。
  
  和高治宏有同样感受的,还有榆阳区第一大村鱼河村的村支书鱼海波。
  
  作为一名工作经验丰富的“老将”,“一肩挑”后,他正在探索村务治理的“秘诀”。
  
  “‘一肩挑’之后,绝对不能搞一言堂,必须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和‘四议两公开’的程序,每办一件事情,在事前、事中和事后都要公开透明,吸收大家的智慧和意见。”鱼海波说。
  
  2019年,鱼河村集体经济收入接近1000万元,比上年增加700万元。
  
  这一亮眼成绩的取得,和“一肩挑”有直接的关系。村里工程承包、项目实施和村内资源的租赁,全部实行公开招标,加之每个人的责任更加实了,收入自然就涨了上来。
  
  “‘一肩挑’工作落实后,想当好村里发展的当家人,就要政治有为,经济有位,让老百姓有实实在在的分红,他们才能相信你。”鱼河峁镇党委书记石林说。
  
  “一肩挑”,避免了内耗与纷争
  
  在陕北方言里,“三个风水先生确不定一个拴驴的橛”,意为内耗严重,对轻松搞定的小事议而不决。采访中,不少村民反映,过去村“两委”中,这种事情不在少数。
  
  2009年,榆林市汽车产业园选址在榆阳区青云镇色草湾村。征地过程中,时任村支书和村主任各成一派,每次开会都要经历争吵、打架的混乱局面,话都拉不在一起,更谈何发展。
  
  3年多的扯皮,色草湾村的发展“草色遥看近却无”。
  
  2013年,受够了的村民选举乔志清任村委会主任。他上任后开了二十多次会议,定民心、解矛盾、谋发展,色草湾村成为榆阳区“十乡十村十件事”的示范村。
  
  近几年,色草湾村在改善人居环境、产权改革、特色产业等十件事上下足功夫的同时,发展了500亩牧草、种植了200亩芝麻香瓜,还建起了设施香瓜采摘区、林果观光采摘园、村庄特色养殖场……逐渐勾勒出以休闲旅游、特色农业为一体的新农村发展图景。
  
  2019年实行“一肩挑”时,乔志清转任为村党支部副书记,相对年轻的张智奇担任村支书、村主任。
  
  “说实在的,不管是副书记还是副主任都是一样的,为了全村的发展,没啥差别。村务琐事我多操心,智奇谋划全村发展,我们俩管内跑外相互配合。”乔志清轻松地说。
  
  “只有班子团结,大家聚在一起想干事、会干事,才能干成事。”青云镇驻村干部尚军说,选好一个班子,才能带好一个村子。
  
  在榆阳区的鱼河蔬菜批发市场,鱼河镇镇长倪志茂自我调侃道:“最近的主要工作是卖菜。”这位北大毕业的“90后”博士,是一名“网红”。
  
  设施蔬菜作为鱼河镇的龙头产业,年产量达13000吨,参与的群众占全镇总人口80%。倪志茂忙碌的批发市场一开业就像打通了鱼河蔬菜通向市场的“高速路”。
  
  在批发市场所在地米家园则村,已修建起210座温室大棚,其中120座拱棚每年的纯收益就可达到400万元。
  
  起初,村民对种植大棚蔬菜心存疑虑,村干部罗宝军和米平旺率先带头种了40多棚,为大家做示范。
  
  实行“一肩挑”后,罗宝军任村支书、村主任,米平旺任村委会副主任,村民普遍感觉,村里的工作效率也有了很大提高。
  
  “国家政策这么好,无论在哪个职位上,都要想着往前扑。”从“正职”变为“副职”的米平旺介绍,村里产业发展起来后,日子热闹了,赌博、喝酒的人少了。
  
  米家园则村与横山区搭地界,两地曾有严重的土地纠纷。鱼河镇副镇长刘运见证了村子由乱到治、由弱到强的变化。
  
  “现在我们讲内生动力,村民想稳定、富裕,通过镇党委和村党支部把所有的力量凝聚到一起,从而实现快速发展。”刘运认为,“一肩挑”后,通过党建引领聚合起力量,使乡村振兴、产业发展、产权制度改革、脱贫攻坚等工作,呈现出一个立体式的发展。
  
 
  
  目前,全区317个村中,102个村实现集体经济“零突破”,80个村集体经济年收入超过20万元,40个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累计分红9533万元。
  
  “一肩挑”,不是简单的“一挑了之”
  
  讲政策、教方法、扛责任、压担子,研究解决农村基层党建工作和“一肩挑”后面临实际问题,是这项工作推进的关键所在。
  
  2019年10月,榆阳区委召开区乡村三级书记座谈会,部署“一肩挑”工作。3个月后,全区317个村实现100%“一肩挑”。
  
  “工作中,我们是按匀速、渐进逐步推进的。每个村子的选民登记单、选票结果都要报到区上备案。”榆阳区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说,“一肩挑”既要合情,更要合法。
  
  打开“大美榆阳、党建领航”的微信工作群,每一个村子选举投票现场的图片、视频,一目了然。榆阳区还形成了“旬通报”工作制度,每隔十天,就有一份最新的“一肩挑”工作进展通报发到群里。
  
  对于进展缓慢的乡镇、村子,区委领导要进行提醒谈话。而进展较快的村党支部,会获得5万元的党建经费。榆阳区委基层办工作人员说,这也是对村党支部组织力的一次检验。
  
  在榆阳区村“两委”成员的联审统计表上,记录着全区村干部的资格审查情况,凡是存在涉黑涉恶、受过刑罚以及突破“八不选”底线的村干部要及时清理。
  
  鱼河镇是较早快速、高质量完成“一肩挑”工作的乡镇之一。在工作推行中,从村干部到村民,镇上做了广泛宣传,让大家认识“一肩挑”能带来的好处。
  
  鱼河镇党委书记贺志军分别与在任的村支书、村主任逐一谈心谈话。要求“留下”的干部要看到权利和责任的同时加重,“退下”的干部不仅要内心接受,今后还要积极配合工作。
  
  榆阳区对转任的村支书、主任,实行“三不变”保障:补贴、政治待遇和正职年限直到届满保持不变。
  
  “自从完成‘一肩挑’后,村里的各项工作运转正常有序,实现了班子团结,人心凝聚,落实任务更加高效。”贺志军说,下一步要建立起对干部的监督机制,确保在一个人的领导下,村“两委”班子能高效运转,达到“一肩挑”的最初目的。
  
  近期,榆阳区对“一肩挑”的317名村级负责人进行为期5天集中培训,为他们履行新的职责鼓劲、充电。(当代陕西记者 谢虹)
编辑:徐瑞霞

 

CopyRight 2008---2020 @ 陕西阳光网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服务编号:61120190002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06007924-2号    网站地图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菲格律师事务所 杨韬 13109502054   陕西志功律师事务所  白山虎 13319218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