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父亲曾经也是个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少年

2020-06-22 00:31:50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说起来我和爸爸也有很久没有好好谈过了。有时候想到你毕竟不像我的妈妈,从感觉父爱是一种很沉重的表达。想下笔写,却又无从下手。其实我有这个感觉已经很久了,每次都要写父亲的作文时,我总是不敢下笔。父爱对我来说是不同于母爱的,它不会说话,不会帮助。有很长一段时间,认为我不会亲近自己的父亲,永远像个叛逆期无助的小孩。
  
  但是父亲又是另外一种不同的存在。他会做你的司机,在风风雨雨中,接你上下学。可能有的人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大的雨,像冰雹一样重重的往下砸,四周白色一片。小小的伞早已承受不住,上面弯曲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坏。我听不见别人说什么,更听不见自己的脚步。我在心中想,不知道今天是不是也要走那么远的路,走到车的旁边。身后的书包早已湿透,我的长裤脚早已沾上了水,即使我踮着脚尖走路。
  
  并没有想到他会来。我的爸爸不是很高,说起来我已经快和他相同了,有时他还拿这点逗我笑。他的伞不是花的,是纯黑,像他对我的爱那样无边无际。轻盈的躲过那些水坑,像只灵活的猴子,跳到了马路牙上。我不觉得他会找到我,其实我早已认出来那个人是他。他四处张望着,像丢失了什么,珍贵的东西。我忍不住大喊一句他的名字,他迅速转过头,快步走到我身旁,拿走了我手中那个早已不堪重负的伞。我顺从的躲进了她的伞中,极“自觉”地卸下了我的书包。爸爸一只手搂住我的肩,另一只手迅速地背上了包。余光中,我瞥了一眼,他的容颜。我亲爱的父亲,他幸好还年轻。其实他最近老是说着自己有点老,自己还嫌弃自己胖。想到这件事,我不由得笑出了声。他也跟着我浅浅笑了笑。
  
  其实我挺开心,他基本上能确定他忙碌的时间。其他时间在我看来很清闲,他经常会在家里上班,其使我知道他一直在忙,一直在工作。他不想把这份劳累带到家里,也不想去办公室,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疲惫。也许是我在写作业的时候,他会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往下坐,因为工作的性质,他经常会在吃饭的时候抱怨自己脖子疼,或者是手疼。他在大学开学的时候会很忙,期间,他的手总会受伤。我是个学生,当然知道关节疼时的剧痛,他一直强忍着,直到哪天手敲不成键盘。
  
  但是在我看来,他有时候很奇怪,他总是想听我讲学校的事,然后重复给一个一个又一个的人。后来,我不太愿意讲了。但是他很愿意维护我,所以有时候我也很矛盾。有一次我跟她好好谈论,我告诉他,我不喜欢他把一件事反反复复说很多遍。他说,她只是想多了解我。这样说我挺难过的,突然意识到,一天我只有几个小时能陪伴我的家人。我决定多和他聊聊,这学校时光也能带给我,带给爸爸一份快乐。也许我从未想到,他曾经也是个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少年啊!时光是把杀猪刀,你我都难逃。父母在我们的成长中老去,细想来,谁没年轻过呢?父爱的深沉,父爱的厚重,全都在这些吧。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时光一去不复返,谢谢你在我成长中,留下一个厚重的身影。
  
  本文作者系西安高新一中初中校区八年级创新二班  翟笑隐
  
  指导老师:赵文艺
 
编辑:徐瑞霞
 

CopyRight 2008---2020 @ 陕西阳光网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服务编号:61120190002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06007924-2号    网站地图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菲格律师事务所 杨韬 13109502054   陕西志功律师事务所  白山虎 13319218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