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互动 > 正文

【好文共赏】我的来福

2018-06-19 12:25:51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文武 

  来福是一条狗,是我13岁那年春天养的一条黄狗,也是我养的第一条狗,这条狗活泼、灵敏、可爱,伴我渡过了一个最美好的春天。 
  那一年过年走亲戚,吃饱喝足,趁大人们围坐在炉子边胡侃神聊的时候,我在街道上东看看西望望,看有没有好玩的东西。走到一家没有大门的院子边,看见一只大黄狗晃晃悠悠的从一堆玉米杆里钻出来,抬起头对我咧开上唇,露出牙齿,怒目而视。我赶紧后撤几步,退到路边一棵大树边,躲到树旁向后看。从大狗出来的地方,又陆续钻出几只小狗,摇着小尾巴,迈着小短腿,围着大狗滚来滚去。大狗看我躲在树后不敢动,低吼一声,像是召唤小狗,也像是向我示威,然后扭头迈着缓缓的步子,又钻回了玉米杆堆,身后的几个小狗,尖叫着一个个地钻进去。其中一只小黄狗摇摇摆摆地冲我跑过来,哼哼叽叽地爬在我的脚面,咬着我的裤角,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出。我踢开小狗,小狗尖叫着翻到一边,露出白白的肚皮,我扭头向回跑,担心大狗追来咬我。跑出十几米才停下,紧张地向后看,小狗正哼叽着向我跑来,所幸大狗没有钻出来,小狗追上我,仰起头一声一声地尖叫着。我转身四下张望,弯腰抱起小狗就往亲戚家跑。 
  到了亲戚家,这才把小狗放到地上。一身黄黄的绒毛,小尾巴上翘,尾巴尖上短短的一小截白毛环绕着,仿佛是用白粉笔画上去一样。两个黄黑毛混杂的小耳朵耷拉着,鼻镜黑黑的,干净而又潮湿,两个小眼珠乌黑发亮,放到地上,总在我的鞋上蹭来蹭去。亲戚说,这是个小土狗,叫我扔了,我说那我放到门口,它如果要是还跟我,我就要养它。我抱着小狗放到街巷口,就不管不顾地走了。后来小狗又回来了,亲戚就说抱回去养吧,它跟你有缘。 
  到家,爸爸不让养,说人都吃不饱,拿啥给狗吃。我说我可以少吃点,省下来的给狗吃。我给它起名来福,希望它给全家带来福气,希望我能吃饱穿暖。 
  我用一大块木板斜靠在院墙上,给下面放了点烂布,算是给狗搭了个窝。说实话,平时我都吃不饱,给狗吃的,只能是妈妈涮锅后剩下的汤水。来福最快乐的时候,是我放学回家走进门,它总会跳起前爪摇着尾巴,前后左右的蹦跳,在院子里欢快地跑来跑去。家里人都不喜欢小狗,只要我不在,来福静静地爬在窝里,有点响动,准会抬头,寻着声源,瞪着大眼珠张望。 
  两个月后,只要我叫声来福,他就屁颠屁颠地跟在我身后窜来窜去。耳朵也竖起来了,背上的黄绒毛上长出了星星点点的黑色硬毛,四个蹄子也由原来的纤细变得粗壮,听到响动,常常呲开牙,像大狗一样地汪汪叫。平日里,家里吃饭,来福蹲坐在旁边,竖起双耳,不到桌边凑热闹,我高兴了,会把手中的馒头掰一小块,远远地向远处抛去,来福紧跑几步当空叼住,喘一口气吞下,又快步跑回来。 
  来福最兴奋的是跟着我撒欢,我跑多快,来福跑多快。我停下,来福吐着舌头围着我转圈。尘土满地的乡道上,留下的是我的脚印和来福密密的蹄印。我跳过地畔的沟坎棱檐,来福连滚带爬的翻过春天新生的花草,身上沾满花粉或者零乱的蒲公英。我坐在地头,来福会在旁边不知疲倦地蹦跳翻滚,冲着怒放的野花汪汪大叫,前扑后跃,咬一口,摆摆头吐出来。 
  转眼到了5月初,天空中迷漫着甜丝丝的各种香味,农作物纷纷开始挂浆结果,真正能吃饱饭的时候,来福却死了。在院子的一个脚落,来福双眼微闭,黑眼珠半露,眼角滴着泪,毛发凌乱,肚皮贴地,肋骨明显,四条腿依次摆放在地上,小尾巴夹在后腿间。苍蝇嗡嗡地在来福身上飞来飞去,轰也轰不走,仿佛飞进我的心里,横冲乱撞。 
  后来,我抱着他,来到打麦场的水渠边,挖了坑,埋上,插上一根长长的柳枝。在狗头的位置,栽上一块劈开的木板,一笔一划地写上“来福之墓”。

编辑:徐瑞霞

CopyRight 2008---2018 @ 陕西《阳光报》社 版权所有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029-85589652 举报邮箱:1660879660@qq.com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卓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永安 13359103885   王东海 陕西法苑法律服务所 13709202793
陕ICP备10202357号-1 陕ICP备1020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