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互动 > 正文

【好文共赏】陕南的五月

2018-06-07 16:13:51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李永明

  随着“快黄快割”的鸟叫声,“芒种”过后,陕南的大忙季节就到了。 
  在陕南的川道地区,是一派多姿多彩的丰收图景,金黄的麦子一拢拢的,黄麦亮杆,麦浪翻滚,麦香扑鼻,乐坏了农人。 
  每天清晨,农人们趁着凉爽,拎起镰刀奔向麦地,金色的麦子,一眼望不到那头,麦地里只听见“哧啦哧啦”的声音,麦子摇晃着,须臾功夫,撂倒一大片麦子,整整齐齐晾晒在地里的麦子,就是一行行排列整齐的诗,陕南人望着这沉甸甸丰收的诗,乐呵呵地笑开了。在抢种抢收的时节里,陕南人忘记了焦渴,忘记了疲劳,热了用毛巾擦擦汗,抬头看东方,晨曦初上,又是大晴天,担心麦子落颗粒,又弯腰不停收割。为了颗粒归仓,老人和娃们一起赶来帮忙,麦田里,人影攒动,匆匆忙忙,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太阳一竹竿高了,地里的麦子撂倒了一大半,这时,“家里人”送早餐来了,一声招呼:“丢下镰刀,喂脑壳来”,哈哈,陕南人把吃饭,叫做“喂脑壳”,有趣吧?早点有油饼酸拌汤,蒸馍和稀饭,一碟酸豇豆和泡大蒜,吃得有滋有味,爱吃酒的男人,女人心疼地捎来一壶包谷酒、稠酒或黄酒,这时候,大方的男人,举起酒壶,招呼着临边田地的男人们来喝上几口,推辞不得,就走了过来,接过酒壶“咕咚咕咚”大喝几口,连声说:“好酒好酒啊!”乐得送酒的“家里人”笑得咧开嘴。 
  麦子割完了,开始灌溉犁田插秧,节令不等人,农村最忙的要数放水守水了,上游灌溉优越,下游灌溉难,放水时得上渠道守水,来回在渠道上下巡水,下渠道堵水,清理杂草和浪渣。困了就睡在渠道边上,为水消得人憔悴,水放到田里后,牛下田了,苦了老黄牛,勤劳的老黄牛不辞劳苦,听从主子指挥,犁铧在飞驰,泥浪在翻滚,一排排浊浪在田里“潮起潮落”,主人溅得一身泥也顾不得擦洗。刚翻一新的水田,八哥就落在泥胚上找蚯蚓吃。 
  插秧开始了,大家互相帮工,男女老少一起上,拔秧苗的拔秧苗,插秧的插秧,水田里哗哗声一片,人头攒动,不到一袋烟功夫,一块水田便就“上午一片黄,下午一片绿”了。农忙季节,“早晌不一样”,陕南人抢得就是个时令,村子里几乎看不到闲人,更是忙坏了女人们,她们既要干活,还要抽出时间做饭,都舍得把最好的农家饭拿出来,招待乡亲们,收工了,吃饭了,这是农人们一天最热闹、最惬意的事情,他们相聚一起,七碟八碗的菜,大碗地喝酒,“家里人”时不时地“偷袭客人”,把一块块肉迅速夹给乡亲们,划拳声不绝于耳,餐桌上相互间诙谐的开着玩笑,相互敬酒劝酒,也有用粗俗的言语挑逗同桌的女人,笑声和骂声皆爽郞质朴,很厚道实在。女人们醉了,醉了的陕南女子最好看;汉子们醉了,醉了的陕南汉子最豪放;夕阳醉了,醉了的夕阳像陕南汉子;夜醉了,醉了的陕南夜最安详。 
  乡亲们相互帮忙,插了张家插李家,插完李家转陈家,家家插秧忙,家家像过年。不到两三天时间全村的秧苗插完了,秧苗立起来了,立起来的秧苗为明镜般的田野,续写绿的诗章,到处是一副副绿色的水彩画卷,靓了陕南的五月。


编辑:徐瑞霞

CopyRight 2008---2018 @ 陕西《阳光报》社 版权所有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029-85589652 举报邮箱:1660879660@qq.com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卓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永安 13359103885   王东海 陕西法苑法律服务所 13709202793
陕ICP备10202357号-1 陕ICP备1020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