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互动 > 正文

【美文共赏】侯家大婶

2018-06-04 10:24:36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文/周文治 

  我给别人总是说,她是我的亲戚。有几个好朋友,每还没到果们成熟时候,总不忘说:啥时可到你那亲戚尝鲜走?
  好几年了,最早的樱桃,下来是杏子、桃,再是核桃,直到深秋时节的柿子,我几乎都没有落下。从侯家大婶那里,尽情享受大自然送给我的第一份惊喜,也给我生命始终注入新鲜的汁液。每到果们成熟的那几天,我在期待中也总会接到一个电话:周部长,赶紧抽时间把媳妇娃带来吃果子,要不糟蹋了可惜啊! 
  我劝过大婶:啥部长部长的么,这样叫不美,就叫名字多好!大婶笑呵呵说:我觉得骄傲么! 
  由于侯家大婶,我这个曾经林果专业的,这才记住了水果的成熟顺序。只是到现在,我还没问起过大婶的名字到底叫啥,我的手机中存着一个号码叫“侯家大婶”。侯家大婶快人快语,一见我面,就说个不停,就好像见到了多年未见面的亲戚。大叔很少说话,总是笑眯眯的,问到哪里,就说上几句,就好像回答记者问题似的。大婶有时候几次电话没有把我约到,会让他在外县一个乡镇上班的小儿子给我打电话邀请。 
  一次,我偶然有事去沟脑,路过时去看了一眼她,她喜出望外的样子,要我下来一定要停停,说有事给我说。我下来时,一下子傻了眼,她给我准备了一个大纸箱子,装得满满的沉甸甸的,箱子都变了形,还用绳子把四面扎好,就等着我来拿。我问:婶子,这都是啥么?我不拿了!她再三求我一定要带上,就一句话:都是我和你叔吃不了,你喜欢的东西。我带回家打开一看,核桃、花生、柿饼、红小豆、玉米糁子,大袋子小袋子塞的实实的,还有两瓶好酒。顿时眼眶湿润了。 
  其实大婶是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的,只是都在外地忙活。她心里感激我,无非是我能耐心听她给我唠叨些家长里短的事儿。她有时上街,会到我办公室坐坐喝杯水,我在时陪她说会儿话。不在时她也不让同事们打电话。过后总有人会告诉我说,你那个亲戚又来找你了。我打电话过去一问:婶子,有啥事么?她一般都会说:没啥事,我就是上街了,来看看你! 
  有一次,她专门找到我,说是手机坏了,娃给她换了个手机,找不到我电话了!我给他写个字条,她拿上后,看了半天,连连说:这下好了,这下好了! 
  我给侯家大婶办的唯一实事,就是帮她到镇上给一个陕南移民的手续盖个章子。其他还真记不清了。 
  侯家大婶和我是偶然认识的。那年母亲住院,刚好和她成了一个病房的病友。我看她老是一个人,孤独的样子,就趁着照料母亲间隙,和她拉拉家常,她随后向大哥要了我的电话。大婶的大儿子在外的事情干得很大,在家里给她专门装了空调和暖气。农村装暖气,需要安小锅炉,但房子空间大不隔风,用起来很麻烦。大婶告诉我,娃很孝顺,但这成了摆设么! 
  大约两个月前,大婶又来找我,说她家房后下雨塌方了,现在老房子都拆了,老大儿子正谋划着给盖新房。我给她的字条贴在墙上,又不见了。我便又给她写了一个16开的大纸,把号码写得大大的,并把我妻子的电话也给她存在手机里。 
  进入5月,又到了杏子成熟季节。一个周来,她连续几天给我打电话,让快来吃杏,要不熟透了落完了。由于下了几场雨,加上手头上事情多,没能成行。她的小儿子也给我打了电话,说他在家帮几天忙,邀请我一定要来。 
  大婶所在的沟里正在搞建设,我和好友开车几次差点被卡在路上,进退不得。好友说:要不算了,吃这个杏也代价太大了。我说一定要去,要不婶子心里会难受。 
  大婶的小儿子开始把我叫哥了。他专门爬上树,冒着危险忙乎了半天摘了一大筐杏,连筐子一起让我带回家。 
  大婶的院里住满了盖房的工队的人,她很是惋惜地告诉我,樱桃还没熟,这些馋嘴的工人们就摘完了,也没给我打电话。她还告诉新房已花了60多万了,这要得多少钱啊?!又一个劲说:没办法啊,没办法哦! 
  我走时,大婶还是不停地叮咛:过几天可来啊,一定来啊!我说:会的,会的! 
  在我心理,侯家大婶的家,其实已成了我的精神家园。

编辑:徐瑞霞


CopyRight 2008---2018 @ 陕西《阳光报》社 版权所有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029-85589652 举报邮箱:1660879660@qq.com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卓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永安 13359103885   王东海 陕西法苑法律服务所 13709202793
陕ICP备10202357号-1 陕ICP备1020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