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市 > 宝鸡 > 正文

郑玉林的墨香味和君子风

2018-08-28 16:05:32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阳光网-阳光报(记者 赵小康 通讯员 郭鉴明)人是有味道的。由于文化、由于经历、由于环境、由于饮食习惯、由于职业等诸多不同,人的味道差异也大,有的人酸、有的人辣、有的人涩、有的人腻……玉林兄与我是多年的熟人,但他的味道确实不在上述之列,为给他写这篇文字我将近蕴酿了二十年!期间屡试不爽,其中原因不是说兄弟间太熟悉下不了手,而是烹饪这道菜,要不是火候不到,要不就是所需的材料准备不足,总怕“炖”不出真味道来……
 


 

  先说说郑玉林的画

  打开中国绘画史,其中绘画作品的类别无非是这么几种——人物、山水、花鸟。

  不知从何时起,玉林兄开始画十二生肖,也不知道从哪一年起,春节前后我总能收到他送的新年礼物——牛年画一幅“牛气冲天,”马年画“马到成功”羊年画“三羊开泰,”就连猪年他也会画一幅“朱门衲余庆”。画的很是讲究,我都喜欢。辛酉鸡年,我想肯定是“大吉祥”了,谁知他画了一只意味深长的发财猫,先是没在意,后一细想不对呀,猫并未在十二生肖之列。我问他何意?他哈哈大笑后说:“我的哥,鸡狗年,欠收田。祝你发财!”同时用食指频捣画面上猫的眼睛。我低头细端详,这是一只威风凛凛、刚正不阿、体魄矫健的狸猫。虽然睁只眼、闭只眼,但充满人气,显得智慧。也正因为它,引起了我对他所有绘画作品的兴趣。
 


 

  我在办公室开始翻玉林兄的微信,在家里寻找他送我的画册,一有机会就参观有他作品展出的展览会,一个心思,决心从他的作品中采撷出具有艺术个性规律的一二三来。

  当他眯起小眼睛端详着近在咫尺之地的画墙时,却让笔下的人物、禽兽则瞪大眼睛审视着这个纷呈多彩且无序的世界。钟馗以他惯有的愤怒闪扫着魑魅魍魉和人间不公;两只公鸡为一只母鸡的撕扯打斗,从一地鸡毛中泛出两双怒目睁圆的鸡豆眼,透出的是生活的功利与绝情;雪域转山路上的高原女人与康巴汉子的眼神里透澈着对来世的瞳距和对天神地藏菩萨们的虔诚与期待。总之,他笔下每幅带有眼睛的画作,无论服饰有多华丽,立意有多丰富趣味,天上飞的,水中游的,地上跑的,其聚焦点都在传神的眼睛上。后来,每每与玉林兄相遇,我总会情不自禁的多瞅几眼他的眼睛,总想从中悟到出点什么,但总是屡屡落空。猴年到了,他给我一幅抱桃的猕猴,回眸远望的目光炯炯有神,其精气神溢于言表,尤其他的题款颇有意思:“我见过你——猴年赠给鉴明兄”。我看后不由哈哈大笑,引得旁边的文朋牌友十分诧异,大家还没回过神时,我解释说:“这分明画的是我么”。他又嬉笑道:“老兄,年龄不饶人,“马上封侯”已没机会了,讨个口彩,有“仙桃再壽,乐享晚年足矣”。围观者如梦初醒,轰然大笑。其实,细心观察,他作的每一幅画都蕴含着生活的趣味和人生的哲理。
 


 

  有人曾经说,玉林兄的作品形态是陕西画家中不类常流的另类。我看无论他哪水墨淋漓的大写意芭蕉,还是红透欲落的初冬红柿,不管是残阳奋蹄的“奔牛”,还是广阔草原围栏牧归的羊群,他都用哪点睛之笔将这些情景诠释的酣畅淋漓,体现出他过人的笔墨功力。画坛好多人说他的画不跟风,不炒作,不入俗,但又在经营创造中把传统与时代融合的如此紧密,给受众呈现出生活的感性灵动与作品意境的仪仗之美。

  为了证实我的判断,踏进郑玉林的画室的那一刻,犹如饿汉食客坐上了满汉全席;如同好酒之徒走进了香型俱全的酒窖;任你尽兴尽饱,任你一醉方休。

  再说说郑玉林这个人

  玉林兄是个智者。他以绘画专业的特长,早年考入美术学院,毕业后二十多岁,被提拔在岐山县政府任职,文化行政之余,从事艺术创作不间断。繁忙的行政事务,难缠的文艺团体管理,始终没有让他放下手中喜爱的画笔。假日里,在陋巷、在闹市、在田间地头都有他写生的身影。同时,他把本职工作也搞得井井有条非常出色。时间不长,他被调任为宝鸡市文化广播电视局艺术科科长,以他不越位不掉队的行政理念,钻研业务,自觉为领导做好参谋助手,为诸多文化艺术团体的改革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在他调任宝鸡电视台副台长和总编辑期间,充分发挥了他熟悉文艺专业的作用。九十年代的“春晚”均由他担任总导演,当时我的角色是“春晚统筹”(实际上就是一个拉赞助的)。他策划组织对艺术作品的创作,使每年“春晚”精彩纷呈,中央台、凤凰卫视及当时的省市卫视台轮番播出,部分节目还在全国及陕西省获大奖。不但让赞助的企业花响了钱,扬大了名,非常满意,也让我觉得脸上有光,以致在剧组横着走来走去......每当在庆功宴上大家频频举杯的时候,作为主角的他总是坐在一个角落里欣赏着这欢庆场面,笑而不语。
 


 

  玉林兄从事文化行政管理几十年,之所以能在绘画、艺术、文学、等方面取得如此成就,不仅得益于他厚积薄发的文化素养,还得益于他对当代艺术发展规律的整体把握和锲而不舍的探索追求。画如其人。欣赏他的作品,不论山水花鸟,笔墨奔放、节奏激越、气息豪爽,水墨淋漓恣纵,如大将布阵,错落狂舞,野战无序,更像剑戟铿锵,铁骑突跃,气韵飞动,无所顾忌,一派“笔所未到气已吞”的大家风范。他以“涂壁和尚”的网名,发表了数百篇散文、杂文,其写作功底和对文字的把握堪称上乘之作。让许多专业作家、特别是女作家趋之若鹜。他的艺术素养是全面的、立体的、多层次的。

  玉林兄是个真人。他做人磊落直爽,做事低调,原则性很强,一是一、二是二,从不拖泥带水;他待人平和,尊老敬青,不卑不亢。在不修边幅中透露出翩翩风度,在谦虚随和中凸显着正气傲骨。他作为宝鸡美术事业的领军人物,十余年来,除了在美术协会的组织管理工作上展示他的智慧才情之外,主要的是在培养美术新人、出作品上竭尽全力。中青年画家要举行画展,他都是身先士卒,全力支持。做策划、写前言、布展室,做的井井有条,且津津有味。如今他已过花甲之年,而与他同事的美术工作者都会亲切地称他为:郑老师!他也为此称谓而荣且兴。

  玉林兄还是个有生活趣味的怪才。他种过地,修过水库,当过电影放映员,作过政府官员,生活阅历丰富,加上长期的媒体生涯与文艺实践,使他识多见广,乐观豁达。初次与他打交道常常给人留下“水深不语”“人稳无言”的印象,然而一旦熟悉,他不论场合,只要高兴,临场发挥自然“幽默风趣”,总会嘣出一些怪点子和馊主意。比如,我儿子结婚时他是总策划,他说“以老兄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儿子结婚这件事,让人议论、赞扬不到五年,那这件事就算咱没有办成功。”我十分兴奋,于是全权委托与他,包括撰写讲话稿。

  婚礼当天,主持人宣布我讲话的时候,他才将讲话稿塞到我牛仔裤的屁股兜兜。我虽喜昏了头、忙晕了脑,作为主家家长,讲话是必须的,当然就照本宣科了。当读到“我儿子娶了个乖媳妇,我也有了一个好亲家母”一句时,全场突然哄堂大笑,我抬头看到台下一片翻江倒海,笑的东倒西歪,这时我才知道这下把乱子趸大了,上了这个“坏人”的当。当然,这是策划的效果部分,时至今日,喜事已过十年,坊间还在津津乐道。这个笑话真是开大了。

  日常生活中,大凡有玉林兄在的场合,一不小心会给人使些小坏。他明知道我的几个朋友血糖偏高,每次聚餐他却会点些蜂蜜粽子、油炸糖糕之类的小吃,名义上还说经济实惠,但我们面面相觑而无奈时,他却在一边得意窃笑,还假作自言自语又不无幸灾乐祸地冒出一句“咱啥都能吃”的话来。当然,我也有报复“坏人”的手段。前年,玉林兄刚刚退休,因饭局多,酒太足、饭太饱,突患小疾住院。我去看望时,一进门见他胃管都插上了,就没有任何寒暄,劈头就问“不是啥都能吃嘛?吃啊?咱再吃走!”这时他的表情中透着浅浅的羞涩和赶不走的不好意思。但从哪细眯眯的眼神里,流露出真诚之心、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十多天出院后,我在他的微信里看到,他在医院里收获的不仅仅是身体康复,还有人脉关系与亲情友情及其一批绘画作品与文学作品。

  常言道:“身与天地一色,心中自然无尘。”赤裸了自己,才是真正的放松。退休后的玉林兄犹如他笔下的闲云野鹤,日子过得悠悠然,作画之余,或找找老朋友聊天,或者与三五酒肉朋友小酌,与两三知己吃茶,抑或跟朋友爬山郊游,写些游记,吟几句歪诗,不慌不忙,也自是内心圆满。然而,花开花落,话虽这么说,画家的清高是文人的本色。艺术家因画而群,也因画而孤。玉林兄不仅牵挂笔墨的味道,而且依然喜欢站在高处,把心用在高处,眼界也在高处。若不信我的话,你就去看看两年前他画的那些西藏写生系列作品,篇幅虽不大,画面却都是尽收眼底的大俯视。

  兰可焚,香不可灭。玉林兄的画正在叙说着他对生活的挚爱,流露着对笔墨的体会,也渗透出他骨子里的淡淡风情与人生感怀。笔者的文字到此,姑且当作兄弟之间小小的意思来体会吧。这正是:

  玉沁墨香味透出传统文人的骚客气息

  林矗君子风挺立当代人文的骨骼力度





编辑:杨晨雨

CopyRight 2008---2018 @ 陕西《阳光报》社 版权所有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029-85589652 举报邮箱:1660879660@qq.com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卓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永安 13359103885   王东海 陕西法苑法律服务所 13709202793
陕ICP备10202357号-1 陕ICP备1020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