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首页 > 新闻 > 互动 > 正文

失却故乡的人

2017-10-11 17:05:50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徐祯霞 

  父母去世后,弟弟也离开了家,搬到县城居住了,老家就真的荒芜起来。 

  没有人居住的老家,几年便廖落了,荒草齐腰深,连一条能走到屋门跟前的路都没有了。这估计是父亲健在时远没有想到的事,父亲在的时候,为了盖这幢房子,可以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倾尽了我们一家所有的财力和心血,可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在父亲过世后没几年的工夫,这幢房子就如此不堪了,如此颓废与破败了,这是他健在时完全没有料想到的。
 
  时代的巨轮在飞速地旋转着,人们的思想观念和意识形态也在发生的巨大的变化,以前农耕生态为主的社会,现在都商业化、商品化了,人们不只一味地守家居家,大多的人选择了一种开放的生活,离开农村,去城里创业或生活。 

  我的弟弟便是如此,父亲去世后,家里再无牵挂,他们就把孩子带到城里上学了,城里学校近,教学资源好,而且生活方方面面比老家的农村方便,他们便在那儿安居并定居了,弟媳带着两个侄儿上学,弟弟一天该忙啥忙啥,他们一家人很快就适应了城里的生活。对于农村的老家,每次路过或者是回乡时,他都会停下来看一看,可时间是个残酷的东西,只短短的几年,已经令老家面目全非。 

  因此,每次经过了,也就看看,看看而已。偶尔,想家了,想父母了,我也会去老家看看,看看老家的房屋,看看老家门前的那棵大核桃树,还有那棵经年不开花的丁香,以及老家旁边的那一大片竹园。可是,每每回到老家,老家门前总是杂草丛生,荆棘林立,打草丛中经过,会沾一身的草渣草籽和小刺,粘在身上了,拽都拽不下来。于是只好用柴棍劈开一条路,循步走到门前,门前的灰尘堆积多厚,犹如冬日下起的厚厚的积雪,当初粉就的洁白色的墙皮也脱落成一块一块的,零乱在墙面上,黄的白的相间,很是颓废和衰败,门上朱红色的油漆也已经剥落,再也不似当初的艳红,新鲜而庄重,在时间宽裕的情况下,我会掏出一张纸,在门前的石头上坐一会儿,看看眼前满目凄凉的老屋,再想想过去人声喧哗的老屋,愰若隔世,不禁慨然连连。 

  尽管如此,总还觉得老家依然是在的,那一方土地依然是在的,那些熟悉的物像也依然是在的,因为它毕竟还是我生活的村庄,还是我自小长大的地方,还有那些我们曾经耕种过的土地,还有那些熟悉的乡亲,那些宽的和窄的弯弯曲曲的道路,以及那些四季流淌着的河流和小溪,还有村庄里那么那么那么多的庭院和房屋,它们都还在,它们在,村庄就在,它们在,故乡依然就在。 

  可是,那么令我朝思暮想而又牵肠挂肚的地方,怎么会说没有就没有了呢?我知道,那些东西迟早是要被改变的,或者说是根除的,可是我总是希望它来得慢一点,慢一点,再慢一点,让我现实中的故乡还能保存得久一点,再久一点,那么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安慰,就比如三嫂,她就是我故乡的一份子,而且是与我相亲的人,她在那片土地,或者说她的房子还在那片土地,那里就有我们熟悉和倾入感情的物象,我便不会觉得完全的陌生或者是隔离,而三嫂的彻底搬迁,那里便完完全全成了别人的土地,与我及我的族人,还有我的乡亲再也没有丝毫的关系,那么,故乡,故乡就真的真的不复存在了。 

  故乡的消失,意味着我的根的消失,从此,我将成为一个无根的人,成为一叶浮萍,一个身心无所寄托和漂泊的人。


编辑:徐瑞霞

CopyRight 2008---2018 @ 陕西《阳光报》社 版权所有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029-85589652 举报邮箱:1660879660@qq.com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卓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永安 13359103885   王东海 陕西法苑法律服务所 13709202793
陕ICP备10202357号-1 陕ICP备1020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