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首页 > 新闻 > 互动 > 正文

【好文共赏】文学中的圆与方

2017-09-29 10:53:55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文学中的圆与方
 
安黎 
 
  中国文化的一个突出特性,就是不鼓励冒险,排斥极端,崇尚的是磨去棱角之后的圆通。圆通原本是描述鹅卵石的最佳用词,光光溜溜,浑浑圆圆,无凸无凹,无牵无碍。鹅卵石并非天生就没有棱角,只是被水流冲刷久了,才变得如此憨态毕现。人也一样,越来越丰富的阅历,犹如契科夫笔下的“套子”,将人日益裹缠,使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渐渐沦落成了模式化的“套中人”。或甜或苦的阅历,有的化为了经验,有的转为了教训,它们就像糖或醋,腐蚀着人,使人恍若离岸漂移的小船,从而与生命的本真,渐行渐远。人不是越活越胆大,而是越活越胆小;不是越活越有脾气,而是越活越没脾气。面对诸多的不可预知,人总想让自己更安全一些,更讨别人喜欢一些,于是纷纷弃荆棘而择鹅卵石以效仿,无可厚非。毫无疑问,圆通属于一种相对正面积极的人性,它利己但不损人,甚至还呈现出几分体恤他人的宽厚。尖锥与利刃,这些锋芒毕露之物,终究是令人望而生畏,并唯恐避之不及的。与人相处,多一点温和,多一点慈悲,多一点口有遮拦,多一点适可而止,不失为做人的道德。 

  圆通源远流长,大行其道,俨然已固化为华夏子民的精神路标。然而,圆通是一把双刃剑,在攻击敌手的同时,也可能刺伤自己。圆通久了,人无疑会鸵鸟化,乌龟化,体现于日常生活,则是言不由衷,八面玲珑,得过且过,拿着明白装糊涂。孔夫子将圆通称为“中庸之道”,并大加倡导。他心目中的“君子”人格,就是不偏不倚,不左不右,不前不后,永远躲于人群的中间地带,让他人的身体,遮挡住自己的颜面,不显山露水,不张牙舞爪。何以如此?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惧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圆通并非对任何人都适用。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立志于文学的人,依赖圆通,是也很难写出不朽篇章的。中国文人的悖论随处可觅,其中之一就是在现实世界里也许很拘谨,但在虚幻的文墨领地,却极其张扬,肆无忌惮到了弃事物的本来面目于不顾的地步。不说别的,单说夸张,就足以令人瞠目:偷天换日,海枯石烂,天翻地覆……诸如此类的极端化表述,在汉语的词库里,近乎于泛滥。 

  很多谨小慎微的人,在面对纸页时,胆大妄为,以炸药包般的姿态,似乎要以笔为引线,将天炸出个窟窿来。这样的反差,看似不正常,实则正常,它在提醒我们,生活是生活,艺术是艺术,彼此之间虽无清晰的边界,却也不能混淆。在生活中,可以稀里糊涂,可以装聋卖傻,但在艺术中,却必须锱铢必较,必须刨根究底。糊涂之于生活,可能是一种善,但之于艺术,却是一种恶。浆糊般的文字,粘稠若稀泥,无筋无骨,唯有依附高墙才能短暂存活,却永远无法独自昂首屹立,其寿命,不会比昙花更长。 

  文学要圆通,更要方正。圆通是皮毛,方正是内核,圆通的是文笔,方正的是思想。文笔再好,不过是衣饰,而内容与思想,才是构筑文学生命绚烂多姿的血肉与灵魂。思想不是标新立异,而是基于对现实世界的透彻洞察所形成的价值谱系。爱与憎,渴望与厌弃,作者无法遮掩,无处躲藏,也无法回避,读者都能从字缝间慧眼辨识。具有大品格的文学宛若玫瑰,看起来很美,摸起来有刺。
 
  世界需要温暖,社会需要良知,人性需要救赎,于是文学才应运而生,且大放异彩。文学不是人皮肤的润肤露,而是人心灵的滋养品,肩负着对爱的传递,对善的呵护,对光明与正义的执着与守望——这是文学存在的意义,也是每一位文学参与者的天然使命。

编辑:徐小丹

CopyRight 2008---2018 @ 陕西《阳光报》社 版权所有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029-85589652 举报邮箱:1660879660@qq.com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卓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永安 13359103885   王东海 陕西法苑法律服务所 13709202793
陕ICP备10202357号-1 陕ICP备1020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