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首页 > 新闻 > 互动 > 正文

【好文共赏】写给母亲

2017-09-15 09:04:39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安 黎
 
  母亲,在我的眼里,您是世界上最晶莹的人了。世界太脏了,彩色的污垢和斑渍辉映出岁月的灿烂,被油炸过的面孔呈现着无比油腻的表情;而您呢,衣着褴褛,白发飘零,佝倭着枯瘦的身躯,却向人间播撒着阳光般的爱意。您的心是一尊泥砌的火炉,那么朴素,又那么热烈,温暖着一个个寒冷的日子,照亮了我们生命的贫穷与黑暗。您宽厚的堤岸上,蓬勃着我绿色的柳树般的梦。 
  母亲,您是一棵树,站立在我的身后。我只是一只小鸟,为了觅食而四处飞翔,我感到了疲惫,感到了苍老;我的羽毛宛若簌簌抖落的秋叶,轻浮的空气怎能托起我铁块般沉重的身躯?我只想回到您的身旁,春天,在您的枝丫间筑巢歌唱;冬天,在您枯裂的躯干里睡眠孵梦。我不会摘取您的果实,我欣慰的是您给了我一片繁茂的绿荫。 
  母亲,团圆的节日,我都要回家。我回家就是为了看您,可家里的土墙上,只悬挂着您的一张遗像,而您本人到哪里去了呢?您是走亲戚去了吗?我坐在冰凉的门槛上,望尽那条饥饿的瘦路,却怎么也等不来您的回归。母亲,儿子是不孝的,在尘世里爬行,我孝敬这个孝敬那个,唯独没有认真地孝敬过您。而今,我怀揣一颗孝心,想把它全部地奉献给您,可您去了哪里了?您是我灵魂的家舍,我的灵魂在荒野里游荡,天黑了,它回哪儿呢? 
  清明时节,山坡就绿了。您的坟茔上,总是绽放着一朵朵素洁的白花。我跪在坟前,一叠一叠地焚烧着纸钱,我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里不再贫穷,可您收到了吗?您去的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那是人的世界还是鬼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阎王也是那么专制吗?在独裁者的皮鞭下,您有权利伸展一下自己的懒腰吗?在按劳分配的谎言里,您辛勤劳作,究竟能得到几颗米粒呢?母亲,彼岸和此岸,都没有天堂,都没有上帝虚构出来的伊甸园,有的只是人嘴里嘘出的酒气和苍蝇鸣响的声音。母亲,我越来越不服水土了,我对我所置身的世界常常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母亲,您是一位虔诚而纯正的基督教徒,您并不了解上帝却忠贞不渝地信奉了上帝。您没有爬上天堂的奢望,也并不惧怕地狱,因为您整个的一生,都是在地狱中度过的。人间也有天堂和地狱之分,那些爬着人肉搭成的梯子奔向天堂的人,衣衫上总是溅满了他人的血迹;他们坐在天堂里,尽情地咀嚼着大肉和痛饮着美酒,然后,把自己吃剩的骨头和残羹,抛给地狱中的人们,美其名曰:雨露滋润禾苗壮。天堂早已糜烂了,天堂早已腐朽了,天堂是不是必然要倒塌呢?天堂里没有普救众生的上帝,有的仅仅是为自己谋福利的贪婪的肉体和野心。母亲,儿子在地狱里活着,您别太多牵挂,地狱虽然很苦,但还存在着融融的温情。 
  母亲,您走时,忘带了您的十字架。那个红色的十字架,至今还在颓墙上挂着,蛛网和灰尘悄然地向它挺近。母亲,十字架是惩罚邪恶的,为什么钉上去的却是布道传教的耶和华?高尚者的归宿永远是毁灭是死亡吗?殉道者虽然异常悲壮,但个个都栽进阴谋者陷阱似的狞笑里。母亲,世上真的存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的公式吗?您善良得像一堆黄土,为什么却没有一株果树向您摇曳呢?父亲弯曲的脊背,怎么就变成人家的坐骑呢?牛耕耘着田野,吃的怎么不是麦子而是谷糠呢?母亲,在另一个世界,您忘掉十字架吧,您还是尽情地享受世俗的快乐吧。而我,会把那个十字架从墙上取下,我会把它插在我的心中,让它像一块墓碑,肃穆而又安详。 
  母亲,我活得很累。地窖里的蘑菇,长成云朵的形状,却无法在空中飙飞。我拥有金色的年龄,而生命却像一堆燃尽的炭灰,我没有了热情,没有了激昂,有的仅仅是无言的沉默。为了讨得这个世界的宽恕,我不得不活得装模做样,不得不捧着廉价的笑脸;我真实的言语埋进衣服之中,让它霉烂。母亲,我太多地接受了您的遗传,母亲!肥皂沫尽管五彩斑斓,但它却无法泡软我身体里坚硬的内核。我是一截木头,忍受了木匠规划的形状,成了门窗或桌椅,但我依然是木头;他们改变了我的外观,却改变不了我的性质。我常常想象自己是木筏,但拒绝漂流。母亲,我能对抗得了浪涛吗? 
  黑夜来了。霓虹灯映照着城市。人还是那么多,那么拥挤。我不知道黑夜里的人是否是在编织着黑夜?母亲,您在哪里?是哪一股旋风,还是那一股淡蓝色的云烟?地鼠在夜里都可以出来觅食,您就不能钻出土丘,来看望我一次吗?其实,我是很喜欢黑夜的。白天太嘈杂了,在异常忙碌的氛围里,我宛若一滴水珠,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在黑夜里,我才回到了我的身旁,在孤灯下默想,或在床板上做梦。梦是最自由的,它不受职业和理智的支配;它有时绚丽灿烂,有时天塌地陷;有时在追赶一列永远追不上的列车,有时在隧洞里行走挣扎。梦已成了我唯一的精神形式。母亲,您总是在我的梦里浮现,每一次见到您,我都会泪流满面。 
  “遥望家乡的小山村,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鬂鬓……”母亲,您听到我的歌声了吗?这首歌,我千次万次地唱,眼里总是涌动着泪水。我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我早已忘却哭泣是怎么回事了,可一唱起这首歌,我总是抑制不了自己心灵的震颤和痛楚。母亲,儿子能对住这个世界上所有人,唯独对不住您;儿子不欠所有的人的债,唯独对您负债累累。您用全部的生命和心血浇筑了我,而我却无缘酬报您。您的心,早已被生活的艰辛撕成碎片,您的身躯硬是被命运压成了驼背。对于您,我除了惭愧,还有无穷无尽的忏悔。母亲,岁月会老,可您在我的心中不会凋谢。我走在冬天的土路上,您是我头顶上的太阳;我睡在梦魔丛织的夜里,您是我窗户上的月亮……




编辑:唐琨

CopyRight 2008---2018 @ 陕西《阳光报》社 版权所有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029-85589652 举报邮箱:1660879660@qq.com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卓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永安 13359103885   王东海 陕西法苑法律服务所 13709202793
陕ICP备10202357号-1 陕ICP备1020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