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互动 要闻 原创 教育 房产 3C 新城市 旅游 健康 家居 汽车 理财 美食
首页 > 新闻 > 互动 > 正文

【好文共赏】雪夜

2017-08-23 12:39:58   来源:阳光网-阳光报  

文 武 

  钟楼是古城西安的永久城标,也是西安人永远的骄傲,作为一名西安人,每一次经过钟楼,我都会情不自禁地驻足观望,看钟楼重檐斗拱,攒顶高耸,华丽庄严,巍然屹立。可是,我每一次面对钟楼,都会心情复杂,总会想起:那年,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街上没有行人,只有雪花在钟楼上飘飞,狂舞…… 
  20多年了,那是一个春节前清冷的傍晚,寒风嗖嗖地刮着,人们行色匆匆的准备着年货,我们这些刚刚入警的“老军干”,在警长的带领下到农贸市场蹲守抓绺。蹲了一下午,贼没抓住,却把自己的脚差点冻掉了,冻得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就在我们准备收队的时候,在墙拐角撬自行车锁的俩小伙子被我们堵上了,带回所里审查后,还真是偷车的。批完拘留手续,已经是晚上11时了。所长安排我一同去送人,顾不上吃饭,在灶上拿了2个冷馒头,座上所里的“宝马牌”昌河车,突突的上路了。 
  我笑着说:“这次能去市拘留所,在路上还能看一眼钟楼,挺美的”。同事说:“一会让你看个够,半夜里没有人,你一个人的专场,随便看,只要你不怕冻”。我拉起衣领,坐在忽忽风声的车上,看着路边昏黄的灯光,冷得直打哆嗦。咬了一口冷馒头,冰得打了好几个冷嗝,随手把馒头放到座椅上。那个年龄稍小的小伙子,一直盯着馒头看,见我把馒头放在座椅上,一双眼睛又死死地盯着我,盯得我有点发毛,难道是埋怨我把他们关了?害得他们过不了年?说实话,他们只能在拘留所里过年了。 
  于是,我没话找话的问道:“是不是没吃饭?”他咽了一口唾液说:“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我从塑料袋里掏出另一个没有吃过的馒头给他,他三口就消灭了,看样子真的两天没有吃饭了。吃完,把掉在手里的馒头渣,聚在一起,仰起脖子,倒进嘴里咽下去,砸吧两下嘴问我:“还有没有?”我又把那个咬了一口的给他,他什么也没说,掰了一半给另外一个小伙子,把那个有豁口的留给自己吃,依旧是两口下肚。吃完了,小伙子话也多了,他说:“干了大半年,到年底了,工头却跑了,我们拿不了工资,回不了家,实在没办法才偷自行车,卖了换钱回家”。我的同事说:“没钱也不能去偷啊,怎么会没有办法?”小伙子陷入了沉默。窗外,寒风裹挟着落叶,拍打着车窗,有些还顽强地钻进了车里,雨刮吱吱地叫着。 
  车过北门,天空渐渐飘起了雪花,昌河车像风中劈荆斩浪的一艘小船,缓缓前行。可能车上人坐得太多,负重过重,车内的水温开始上升。到了钟楼,车彻底开锅了,实在不敢开了,只能停车降温。警长让我到钟楼饭店接点凉水加到车里给车降温,我从车上找了两个饮料瓶进入钟楼饭店。可人家钟楼饭店只供应热水,没有凉水。拿着装着热水的饮料瓶,我哭笑不得。给车加了几瓶,在雪地里等着车降温。在给车降温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钟楼,钟楼离我很近,近得我下车就能摸到它,而我只能在车上看,因为我在工作。昌河车艰难地向前行进,我回头凝望钟楼,雪花在灯光下飘飘洒洒,然后打着旋的想要吞没钟楼。 
  夜已经很深了,街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往回走,路还远,我们只有向前。因为水温一直降不下来,我们只能下车,推车前进,先把人送到市拘留所再说。雪花飞在脸上,冰凉冰凉的,寒风卷起地上的雪,雪扑打在我们的背上,背上蒸气腾腾。那俩个小伙子抢着要下去推车,可我们哪敢让他们下去呀? 
  我们三个人就这样轮换着推着车,艰难地向市拘留所行进。两个大小伙子在车上泪眼婆娑,哭着说:“我们以后再也不偷了,就是饿死也不偷了”。是啊,雪大风急,天寒地冻,任谁坐在车里也不会无动于衷,如果真能挽救他们的话,让我们再推一次又何妨!



实习编辑:唐琨

CopyRight 2008---2018 @ 陕西《阳光报》社 版权所有
陕西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029-86225201 029-85589652 举报邮箱:1660879660@qq.com
地址:西安市北关正街6号    联系电话: 029-86225201
陕西卓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永安 13359103885   王东海 陕西法苑法律服务所 13709202793
陕ICP备10202357号-1 陕ICP备10202357号-1